指儿遭利用诬衊涉肛交‧赛夫父向安华道歉

最后编辑于 2020-07-11
504 74 695
指儿遭利用诬衊涉肛交‧赛夫父向安华道歉(吉隆坡8日讯)约5年前指控被国会反对党领袖兼人民公正党顾问拿督斯里安华鸡姦,但高庭于去年初裁决安华的肛交罪名不成立,无罪释放的安华前助理赛夫,其父亲阿兹兰莫哈末拉津于週五作出惊人的揭露,声称其儿子当年指遭安华鸡姦事件是“邪恶政治阴谋”,并为此向安华和家人道歉。现年60岁的阿兹兰声称,设计此阴谋的人是一名高官,目的是要再次利用鸡姦案来污蔑安华,以破坏安华的形象。指是邪政治阴谋根据《马来西亚局内人》週五的报导指出,阿兹兰是在人民公正党双溪大年区国会议员拿督佐哈里的陪同下,在重重保安的包围下召开记者会,为其儿子当年的所作所为,向安华和安华的家人作出道歉。“安华所面对的第二次肛交案指控,是一个政治阴谋;对此,我向安华和他的家人道歉。”他还说,这一切都是由有关高官所设计,当安华第二次被控肛交罪时,他在记者会上所读出的新闻稿都是由这名高官準备。早前曾矢言会斗争到底,为儿子的遭遇讨回一个公道的阿兹兰,週五的态度突然大转弯,挺身而出为安华辩护。阿兹兰声称,由始至终,其儿子从未向他讲述遭安华鸡姦和提控安华的事情,更没有针对安华被控肛交案做证人。“由始至终,我并没有以赛夫父亲的名义被任何一方要求当证人。”曾担任副首相的安华是于1998年被辞去副首相职位后,被控肛交和贪污罪名。儘管最后肛交控罪被撤销,但还是无法逃过牢狱之灾,贪污罪名成立被入狱6年,直到2004年9月获得释放。获释后,安华在2008年的大选中,在上阵的峇东埔国会议席取胜,当选国会议员。但在2012年,安华第二度面对肛交罪的指控,原告是其助理赛夫。去年1月9日,高庭宣判安华无罪,撤销原告赛夫对安华的鸡姦指控。不要求赛夫撤销上诉儘管如此,阿兹兰并没有打算要求儿子赛夫撤销对安华被判肛交罪名不成立的判决提出上诉,一切交由儿子去做决定。“我不愿针对此案发表任何谈话(因为案件正在进行中),但是今天我所作的一切,都是出自自愿的。”阿兹兰在记者会上促请全国人民不要相信这个对安华的诽谤,并呼吁所有人团结一致,成为反对党领袖的后盾。【赛夫指控安华鸡姦案演进表】●──安华前助理赛夫在吉隆坡中央医院报警,声称在非自愿情况下遭安华鸡姦8次,最后一次事发是在,在吉隆坡白沙罗一间公寓内被鸡姦7月16日──安华在武吉泗岩沫住家外被警方拦捕,过后直接被押往吉隆坡警察总部8月7日──安华在吉隆坡大使路法庭被控肛交,他否认罪名,获准以2万令吉自行担保,外出候审●──高庭驳回安华要求撤销鸡姦指控的申请●──安华被控肛交案正式开审,赛夫成为案件第一名证人2月18日──高庭驳回安华要求撤换法官的申请●──吉隆坡高庭裁决安华被控肛交案表罪成立,需出庭自辨6月6日──法庭第三度驳回安华要求撤换法官的申请7月26日──安华入稟法庭,要求鸡姦案开审前访问5名证人,包括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及其夫人拿汀斯里罗斯玛8月22日──安华在高庭选择自辩10月6日──高庭裁决,首相纳吉夫妇无需在安华被控鸡姦案自辩环节出庭供证12月15日──安家被控肛交案控辩双方完成结案陈词●──高庭裁决安华被控鸡姦本身前助理赛夫罪名不成立,无罪释放7月9日──总检察署正式入稟上诉庭,针对高庭宣判安华肛交罪名不成立的裁决,提出上诉新闻背景曾不满安华鸡姦罪不成立安华前助理赛夫的父亲阿兹兰莫哈末拉津曾于,即高庭裁决国会反对党领袖兼人民公正党顾问拿督斯里安华鸡姦罪名不成立后两天后召开记者会,促请总检察署针针对安华被判鸡姦罪名不成立的判决提出上诉,为了维护赛夫及家人的名誉及尊严,当时他更矢言将“斗争到底”。当时他声称:“身为父亲,我和我的儿子将继续斗争,确保他的控诉得到最公正的裁决,以挽回他和我的家人的声誉及尊严,这是我的承诺。”赛夫是于2008年3月大选竞选期间,由于安华的3名助理都在大选中竞选议席,人民公正党当时对职员或助选人手不曾拒于门外,赛夫主动现身,自愿为人民公正党候选人助选。赛夫是于同年6月28日向警方投报,声称遭60岁的雇主(安华)鸡姦达8次,而且是在他非自愿情况下比鸡姦,最后一次于同年6月26日在吉隆坡迪沙白沙罗公寓1151单位。据当时报导指出,安华涉嫌鸡姦赛夫事件已在国外发生数次,包括在香港及巴黎。人民公正党于同年6月29日揭露赛夫经常出现在国阵及政府活动,并于部长及国阵领袖拍照留念。赛夫于7月2日现身十五碑警区总部,接受警方长达7个小时盘问及录取口供。同年7月3日,当时还是副首相的拿督斯里纳吉声称赛夫曾到他的家向他求助,并声称自己遭安华鸡姦。赛夫较后在同年8月2日通过其部落格揭露他在2008年内3度单独陪同安华出国,包括5月初的香港、5月底到曼谷及6月16日至18日到新加坡。 ‧2013.03.08


上一篇: 下一篇:
你可能还喜欢以下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