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冻结山坡发展难根治水灾 叶舒惠被轰推卸责任

最后编辑于 2020-07-11
606 27 323
指冻结山坡发展难根治水灾 叶舒惠被轰推卸责任

指冻结山坡发展难根治水灾 叶舒惠被轰推卸责任

论坛开始前,全体出席者为丹绒武雅土崩事件中的罹难者默哀。

多个非政府组织代表及政党领袖今日在“槟城论坛”(Penang Forum)举办的“水灾论坛”上,纷纷针对槟城频频发生水灾渲泄不满。

共有近200人出席这个“水灾论坛”,除了各非政府组织代表及政党领袖都竞相发言之外,在问答环节时,出席者也踊跃的提问。

虽然槟城论坛有邀请朝野国州议员,包括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出席,以聆听由近30个居民协会及各非政府组织传达对州内水灾及土崩课题的堪忧,但行动党领袖只有该党浮罗池滑区州议员叶舒惠一人单枪匹马出席。

公正党则有4名国州议员列席,包括本南地区州议员诺蕾拉、马章武莫区州议员李凯伦、植物园区州议员谢嘉平,以及峇央峇鲁区国会议员沈志勤。

叶舒惠在会上针对915大水灾及土崩事件发言时,被非政府组织成员怒轰:“说够了!你只是在推卸责任!”

叶舒惠是在问答环节,被主办单位邀请发言时指出,她不否认915大水灾是因雨水量庞大而引成,但她认为其他州属同样遭遇水灾。

她也提及,完全冻结山坡发展计划未必是上策,并不能完全根除问题,需要再详细的进行研究及探讨。语毕,就被出席者喝倒彩,并指叶舒惠只是推卸责任。

指冻结山坡发展难根治水灾 叶舒惠被轰推卸责任

叶舒惠在发言时遭出席者怒轰。

诺蕾拉与国阵领袖并排坐

而早前因揭发非法工厂而遭同僚排挤的诺蕾拉却显得受欢迎。

诺蕾拉表示,希望在来临的槟州立法议会,朝野双方能够摒弃证见,齐齐解决水灾问题。

而在论坛进行期间,诺蕾拉更与国阵领袖们排排坐,言谈甚欢。

另一方面,代表槟岛市政厅出席的有槟岛市议员邱思妮。

主办单位现场除了为丹绒武雅工地土崩事件中的11名罹难者默哀之外,也在现场为丹绒武雅土崩灾民筹得了3600令吉。

指冻结山坡发展难根治水灾 叶舒惠被轰推卸责任

米娜(左起)、阿兹斯诺及苏达卡。

查哈拉:州议会将提出要求槟停山坡发展

槟州反对党领袖拿督查哈拉表示,槟国阵将会在来临的州议会,要求槟州政府立即停止所有的山坡发展计划,直到有效的方案出炉为止。

她表示,这个课题相当重要,且牵涉到人民,甚至是工地员工的安全,因此必须严正看待。她说,反对党已准备好动议,在即将开始的州议会中提呈。

她认为,槟州政府应该珍惜非政府组织所做出的努力,因为这些组织成员努力不懈的进行分析及搜寻资料,为了就是找出更好的解决方案。

指冻结山坡发展难根治水灾 叶舒惠被轰推卸责任

胡德新(左)与甘钻萍。

垄尾峇央峇鲁多钢骨建筑中等雨量也水灾

槟城论坛成员之一的甘钻萍也在会上讲解何谓“水灾”、土崩如何形成等,同时出示数年来水灾所“涵盖”的地区图表。

她也引述了槟州水务局前总经理拿督甘有池在2008年的言论指,垄尾及峇央峇鲁一带的水灾,主要是因为太多的钢骨建筑无法负荷突发水灾,即使是中等雨水量。加上太多的山坡开发活动,将促使斜坡地质、河床被侵蚀。

她强调,绿地是大自然最好的“海绵”,能够吸收过多的雨水量。惟,多个地区的绿地都已被开发为屋业发展。她举例,位于发林垄尾的旧时菜园,如今已布满了屋业,而该区也是水灾严重的灾区。

环境顾问阿兹斯诺则深入讲解斜坡上如何会出现土崩情况等。

他更巧妙形容,倘若在平面的桌子(形容为被开发后的斜坡)上打翻了一杯奶茶,奶茶会毫无阻挡的直冲而下;反观如果在床上(原本及未经开发的天然斜坡)打翻了奶茶,奶茶反而被床褥吸收着,不会出现直接往下冲的情况。

指冻结山坡发展难根治水灾 叶舒惠被轰推卸责任

黄家业在现场宣泄对槟州政府的不满。

黄家业:5人意外丧生水灾土崩夺16人命

槟州前进党主席拿督黄家业在问答环节中高呼,槟州水灾土崩事件不只有11条人命被牺牲,而是16条人命!

他说,之前因为发生水灾导致一名50岁的中年人士在峇六拜区跌进水沟而丧命,较后又先后发生因为水灾,工厂员工掉进沟渠丧命及一名老人因为土崩,受伤入院后不治。昨日又发生两名人士因为下雨后雨水太急,被冲走而丧命。

他抨击,尽管当局口口声声说安全为重,但是往往事件发生后,会发现许多工作程序上的漏洞及疏忽。他更放话指,下届大选就换掉“LGE”。

丹绒阁居民协会主席苏达卡同样宣泄对州政府的不满,并尽诉发林及垄尾一带面对越来越严重的水灾。

他揶揄指,一般上大选将近时,人民代议士才会出现在民众面前。

指冻结山坡发展难根治水灾 叶舒惠被轰推卸责任

谢嘉平(前排左起)、李凯伦、邱思妮,后排左一为沈志勤。

胡德新:在土地保护法下宪报逾250尺地段应列“山坡”

槟城论坛成员之一的拿督胡德新在论坛上详细解说数个与山坡发展相关的法律条文与政策,其中包括1960年土地保护法令、1996年规划与发展管理政策、2020年槟城结构大蓝图、2009年特别计划指南,以及(槟岛)地方蓝图。

她遗憾一些已宪报、超过250尺的山坡地段,可脱离1960年土地保护法令,重新将该土地归类为“屋业发展”。

她认为,当局应该将所有山坡地段在此条例下宪报,同时停止所有的山坡发展项目。

须严厉执行政策条例

针对1996年规划与发展管理政策,可将超过250尺的山坡地段归类在“屋业发展”。她建议,将超过250尺的山坡地段从“屋业发展”重新归类为“山坡地段”。

她指出,2020年槟城结构大蓝图、2009年特别计划指南及地方蓝图都是好的政策,但是当局必须严厉执行相关的政策与条例,尤其是地方蓝图,虽然已在2009年已经获得槟岛市政厅草拟及批准,但至目前为止槟州规划委员会(SPC)却还没有给予批准。

她也提及,凡是非法进行开发山坡者,可在街道、沟渠及建筑物法令,抑或是城乡规划法令下被提控,惟刑罚方面,属后者为重,即罚款最高50万令吉、监禁最高达2年、若重犯则每天罚款5000令吉。

同时,有关公司的董事可被认定有罪,除非对方可证明无罪。至于没有遵守停工令,在这法令下,可面对10万令吉罚款、最高达6个月监禁,若重犯每天罚款5000令吉。

而街道、沟渠及建筑物法令的刑罚是,罚款最高达5万令吉、监禁最高达5年、若重犯则每天罚款500令吉。而控方必须出示证据证明该公司董事是有罪的。

至于没有遵守停工令,在这法令下,可面对最高5万令吉罚款、监禁最高可达5年、若重犯每天罚款500令吉。

因此,她呼吁控方在提控相关案件时,须确保相关的犯法单位是在城乡规划法令下被提控。



上一篇: 下一篇:
你可能还喜欢以下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