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僱主欠薪扣押护照‧按摩师跪哭求回国

最后编辑于 2020-07-11
642 35 298
指僱主欠薪扣押护照‧按摩师跪哭求回国(雪兰莪‧巴生)3名来自中国的男女脚底按摩师申诉,他们分别支付1万余令吉让僱主为他们申请工作准证,可是僱主不但没协助他们办理工作证,还扣押他们的护照,不让他们回国,令他们有如被“软禁”在马非法工作,日日担心随时被抓进牢。其中一名19岁女按摩师在谈起遭遇时情绪崩溃,不禁下跪磕头,恳求行动党协助她回国,并哭诉:“我甚幺都不要,让我回家见妈妈吧!”3名脚底按摩师分别是刘代弟(45岁)、封彦龙(28岁)及孟媛媛(19岁),他们今日(週二,11月10日)向行动党巴生公市支部求助时说,年约50岁的华裔僱主除了没遵从承诺为他们办理工作准证外,有时也无理扣除薪水,甚至拖欠薪水,每次他们再三催促,僱主才会发出一部份薪水给他们。不熟悉法律不敢违抗据他们指出,他们3人都有职业资格证书,这名僱主是从中国招揽他们来马从事脚底按摩工作,而他们分别支付人民币1万8000至2万5000元(约马币9000至1万2500令吉),让僱主协助他们办理工作准证。其中,刘代弟和封彦龙直接付款给僱主,孟媛媛则付5000人民币,其余从每月薪水中扣除。但是,他们工作半年至一年多后,发现僱主根本没为他们办理工作准证,并扣押护照。“现在,我们在大马是非法外劳,平时都不敢踏出外面,好像被软禁一样,我们都很担心会遭到警方对付。”他们说,他们并不熟悉大马法律,因此不敢违抗僱主的无理对待。“当我们向僱主要求拿回护照回国时,他还恐吓我们,甚致有次差点动手打媛媛,我们的委屈一直以来无从申诉。”直到较早前,当他们从报章上看到两名与他们遭遇相似的同乡,向行动党泗岩沫国会议员林立迎求助的新闻后,决定鼓起勇气,向媒体揭露此事,以为自己讨回公道。其中,只有19岁的孟媛媛对自己的遭遇感到不知所措,一心以为来马工作减轻母亲的负担,岂知如今却沦为他人的赚钱工具,谈到伤心处时,她不禁声泪俱下。一直不停哽咽的孟媛媛,过后还情绪崩溃,突然下跪向行动党一行人磕头求助,希望行动党可协助她早日回国,与母亲相聚。火箭提供法律援助针对3名脚底摩师的投诉,行动党巴生公市支部主席杨忠志指出,支部的法律局将针对3人的投诉提供法律援助,同时也会向警方和巴生市议员反映此事。他说,相信还有很多人是在类似的手段下,被骗来大马工作,因此警方和移民厅应展开调查,确保没人再受骗。“现在,这些按摩师如同被软禁,失去自由又不能回国,行动党将会儘量协助他们拿回薪金,并协助他们回国。”老闆称已买通警方3名中国脚底按摩师是在巴生武吉丁宜工作,他们指出,较早前突然有警察前来扫蕩,逮捕了多名同乡,令他们担心自己有天也会坐牢,但老闆却声称已买通警察,只要他们听话不作怪,被逮捕不久后就会被释放出来。他们对本身的处境感到进退两难,尤其是通过媒体揭露此事后,担心僱主会撕破脸皮,对他们不利。不肯支付医费“老闆自称有黑社会背景,我们现在每天都过得心惊胆战,无时无刻都觉得很煎熬,但我们又能做甚幺呢?我们曾试过向老闆拿回护照,他却向我们要1万5000令吉。”他们也投诉,老闆要所有的按摩师每天开工,并且只给他们一个月休息一天,平时很难请假,只有在病得很严重时才能休息,不过,老闆却不为他们支付医药费。“平时老闆并不允许我们外出,我们担心被警方逮捕,也就不敢出门,变相被软禁在大马当僱主的赚钱工具。”老闆驳指责没扣押护照扣薪脚底按摩中心的老闆一一反驳3名中国员工的指责,他辩驳说,之前公司已被投诉一次且登在报章上,有关新闻为公司带来困扰,公司甚至停业三四天,以致面对约20万令吉的损失。“现在又来3名员工的无理申诉,这对我们很不公平。”他通过电话向《》记者强调,他们的按摩中心是间投资额很大的公司,绝对不会无良对待员工,甚至扣薪或扣押护照。不过,他坦承公司有进行赏罚分明的制度,一旦员工表现失责或不负责任,就会以扣薪的方式处罚。“封彦龙就是其中一个被处罚过的按摩师。”受害者的遭遇不断欠薪水‧封彦龙(28岁)刚开始工作的3个月,老闆以实习为由,没发出每月1900令吉的底薪给我,过后的数个月,他不断拖欠薪水,每次都要我们一再催促,他才肯发出一部份薪水。不久前,僱主又以更新签证为由,每月扣除1200令吉的薪水。没工作准证‧刘代弟(45岁)我付了人民币2万5000元来马工作,但工作了年多,却发现老闆并没遵守承诺替我办理工作准证,令我沦为非法外劳。老闆不只扣押护照还拖欠薪水,我现在甚幺都不敢想,担心会坐牢,只希望老闆大发慈悲让我回家。很害怕被捉‧孟媛媛(19岁)老闆来到中国的按摩学院,声称要与院方合作,只要支付人民币1万8000就会为我们申请签证到大马工作,当时,老闆让我支付5000人民币,其余的就从薪水扣除,但我发现老闆根本没为我申请签证,我现在很害怕被捉。‧2009.11.10


上一篇: 下一篇:
你可能还喜欢以下内容